鸾弦代雁

圈名芽生/菉苓。
我永远爱铃之助

(假装有标题)

之后的准备

↓CPP主页(虽然其实没啥东西……对不起其实我是咸鱼,本子的进度其实一点都没有x)

http://www.allcpp.cn/u/76503.do

↑大概6月会开始肝本……?【FLAG

【整理】关于orpheus(俄耳甫斯)和Eurydice(欧律狄刻)

(其实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搞的了)

大概不全(。)有疏漏欢迎指出

参考了wiki(我承认有一段就是原文的翻译……别打我),theoi以及部分古希腊悲剧。由于有几种版本,这里就列出其中一两种。

根据部分神话版本,俄耳甫斯是色雷斯国王欧阿格洛斯和缪斯女神中司掌史诗的女神卡利俄佩的儿子。(荷马,品达,阿波罗尼俄斯,伪阿波罗多洛斯等人的作品指证)伪阿波罗多洛斯还提到他“名义上是阿波罗之子”。

俄耳甫斯的妻子是宁芙欧律狄刻,欧律狄刻在与俄耳甫斯的婚礼上被萨提尔(生活在林地里的半人半兽,兽身部分常被描述为山羊或马脚,好♂色和酗酒←酗酒是一部分说法)骚扰,掉进毒蛇窝,被毒蛇咬了脚后跟而死(来自英文维基。...

〖LC/诺莎〗无题

(躺)


鸽王的实验室:

懒得起名……

瞎摸鱼,最近太忙没啥时间写正文,就拿这篇作为建立实验室以来的第一份粮【不好吃的

※CP:米诺斯x阿加莎(设定是在圣战结束后,1747年(具体是年底),这时两人已经结婚) 不接受任何CP方面的指责!!!!!

※OOC慎入

※不知所云,文笔辣鸡慎入



房门打开的一瞬,阿加莎甩下了身后拎着大小包袱的男人,换上鞋就直奔进屋。

她哪里料到外面竟会这样冷。只是和米诺斯出门购置一点东西,只是吹了不到一个小时的冷风,她都有些受不住。尽管她必须接受——这是为了和他一起生活所必须的,但她真的打心底里害怕挪威的严寒,为此甚至动过劝他离开这里的念头。

“冷…...

突然跟风(←就是一混更的)
我好像有点极端()感觉大哥被拉黑了
顺便原图传递x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十〗

最后一章了_(:з)∠)_

〖十〗

那是在两年后。

忒弥西亚和希绪弗斯准备结婚。全圣域为之一惊。女方二十一岁,男方也就大一岁,不比圣域里其他圣斗士大多少。

他们的关系一直掩藏了很久,直到某一次他们一起从射手宫里出来,被人看见,两人的恋人关系才公之于众。对此,忒弥西亚有些不满,倒也没说什么。

年轻人的热情感染了老教皇赛奇,他一时出神,也许是在想年轻时所爱的哪个女孩。

年轻就是好啊,还有那么多机会。他感叹着。

“我就说吧,用不了多久他们两个就会结婚的。”马尼戈特在婚礼过后对众人说着自己的“料事如神”,“别看他们在人前没什么频繁互动,私下里说不定怎样亲密呢。”其他人不以为意,只有雷古鲁斯等小孩子点点头,把他的话当...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九〗

〖九〗

1734年。

本是十分顺利的一整年,却在年底发生了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忒弥西亚无事可忙,想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出了门,在接近圣域门口的地方等他。在外出执行任务之前,希绪弗斯和她说,他会在这一天回来。并不是保证,也不是发誓的语气,她却愿意相信。

她等了有一会,也不见人影。或许是路上有点小事,耽搁了吧。她满怀期望地想着。

这场景在不知不觉中与记忆中的某个片段重叠。

那一次她也是像这样,在这个地方站着,手中捧着一束百里香——这是经过教皇同意才摘下来的。

她只是低下头将百里香闻了闻,清新的香气刚刚好弥散在鼻间,眼角的余光之中,一个金色的身影快步走来,带起一阵金风。不等那身影到她跟前,她直接小跑过去,一下扑倒...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八〗

〖八〗

次日清晨,两人匆匆起身,继续赶路。还没走出这片森林,天降大雨。希绪弗斯顾不得自己,即刻脱下身上的风衣,盖在她头上。

“希绪弗斯大人,这样的话您会……”说着要把他的风衣还给他。

“我没关系,你可不能被淋到了。”他却坚持己见,难得对她用力气,将衣服按着,不给她拿下来的机会。

她露出无奈的笑容,只得接受他的好意,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心。趁他不注意,她悄悄地抓住了他的手,瞬间被回握住。她险些被他冰凉的手温惊到。

真是的,都这样了,也不肯好好把衣服穿着。

她想嗔他,又怕干扰他的行动,便缄口不言,只是向他靠近一些。

“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呢。希绪弗斯大人,我们还是快一点赶路吧。”忒弥西亚说着。

他点头。

大雨完全没...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七〗

〖七〗

如他所想,来人正是哈斯加特。他大概是一口气从圣域外面跑回来,正倚着射手宫门口的柱子喘着粗气。

“希……希绪弗斯……伊利亚斯大人他……”

“哈斯加特,你别急,慢慢说。”希绪弗斯拼命抑制住心中的慌乱。

一知半解才最让人恐惧。在知道真相之前,他绝对不会轻易下定论。

“我奉命去找伊利亚斯大人,劝他和我回到圣域来。这时候冥王军出现,伊利亚斯大人将他的儿子和村民托付给我,独自对抗冥王军。森林起了火,那孩子不见了,应该是趁我和一个冥斗士战斗的时候跑进了森林……”

“森林的大火被伊利亚斯大人的光速拳扑灭后,我却找不到大人的儿子,也感知不到大人的小宇宙……”

哈斯加特鼻子一酸,说不下去。之后的事情,已经无需多言。

“我...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六〗

今天发到七 剩下的明天发_(:з)∠)_

〖六〗

事实证明,逞强是不行的。

坚持走到圣域给忒弥西亚和希绪弗斯带来了严重后果。希绪弗斯没什么事,但忒弥西亚不曾走过那么远的路,才到天秤宫就走不动,由他背着继续往上。当他背着她到达教皇厅时,哈斯加特等几个黄金圣斗士向他投来惊异的眼神,只有马尼戈特笑得不怀好意,显然是从他师傅赛奇那里了解过基本情况。

“从今天起,她就会住在我们圣域。她可不是圣斗士,诸位请不要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各位大人贵安——我是忒弥西亚。今后就请多多关照啦!”趴在希绪弗斯背上的少女用极其活泼的嗓音向众人打招呼,然后继续抱住他的脖颈。现场一片聒噪,几乎是在调侃两人关系之亲密。希绪弗斯实在难为...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五〗

〖五〗

希绪弗斯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当场抓包,心里一紧,握着信封的手轻轻一抖。他转身向教皇行礼。

“教皇大人贵安。”

“早啊希绪弗斯。你要到哪里去呢?”两趟当然不会被轻易地转移话题,又问了他一回。

“我,我……”希绪弗斯犹豫不定。不说,是故意隐瞒,被怀疑与外人勾结都有可能;说呢,他又不太好意思,也不好解释这中间的曲折。

赛奇注意到他的手中有一封信,立刻明白了实情,沧桑的面容因笑而生起皱纹。

这孩子起那么早,是为了送信啊。

从三个月前,他就开始注意这件事。那天也是如此,只是希绪弗斯并没有发现赛奇的存在,赛奇也没有露面。当时以为只是一次早起,也许是去散散心透个气,便简单地一笑置之。

之后某一天,有一个守卫跑过来和赛奇...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四〗

感觉今天要发好几章……。


〖四〗

忒弥西亚回到家中不过几天,就收到了希绪弗斯寄来的第一封信。趁着父母亲没发现,她把信拿回自己房间去看。

这信封的材质是她见过的最好的一种,光滑顺手,散发着清幽的香气,她舍不得破坏分毫。

拆开古朴的纯色信封,她取出同色的羊皮信纸,将它展开。这一刻,她走进了另一个世界:信纸整洁,不曾折出一个角,虽写得密密麻麻,却不显得拥挤,反而工整美观。吸饱了墨水的笔在这纸上写出每个字都恰到好处地圆润,不多出一滴墨,毫不拖泥带水,不论是单独列出来,抑或是整篇一起看,都使她为之惊艳。

谁知道他的字会写得这么好看。她的字迹不算难看,现在一比,她也甘拜下风。她甚至有点不好意思给他回信。

“因...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 〖三〗

继续

槽多无口(。)


〖三〗

希绪弗斯结束了为期一月的任务,准备返回圣域。在出发前,他去了忒弥西亚家,想和她郑重地道别。或许这一别,会是永久的呢。

与她相处的这一个月,他过得其实有些累,但这并无大碍。渐渐萌生出的充实感是他用以缓解疲劳感的良药。

她真的是个有趣且优秀的姑娘。她兴趣广泛,喜欢研究文学历史,也关注自然科学。基本上除了战争的细节她无从知晓,她无所不知。和她谈话,从来都不会缺少话题。对各种问题,她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觉得在战斗之外的种种方面,自己简直是相形见绌,根本比不上她。

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心也随着记忆地波浪上下起伏,在水面荡出涟漪。他承认,走在这条路上,他的心跳几乎比讨伐冥斗士时...

「希绪生贺/BG」风与百里香〖二〗

不甘心,继续尝试

当然是放第二章……()


〖二〗

忒弥西亚终于出院。希绪弗斯陪着她回到家中。

“希绪弗斯大人,您送我回去,真的可以吗?您应该有任务吧?”

“没关系。这次我的任务就是在这个镇子附近执行的。再说让一个人回去,也不太放心。”

正说着,忒弥西亚领着他在一间房屋前停下。不同于袭击发生地的房子,她的家依然保持原样。其实那天她只是经过那里,不幸遇上了几个冥斗士,而那里又和她家相隔较远。

“希绪弗斯大人,到我家里来坐坐吧。”

希绪弗斯本想拒绝,谁知她在这件事上执拗得很,坚持要报答恩情。事已至此,他也不太好坚决地拂她好意。

正要敲门,门从里面被打开,一对中年夫妻站在他们面前。

“伯父伯母好。”背着沉重的圣衣...

「希绪弗斯生贺/BG」风与百里香

全文链接(开了存稿,所以是每天定时发布x)
…… 被逼到上链接 我也没办法啊【摊手
见评论区
@诀。

〖艾拜〗26个字母

好久没写这种了,突然尝试_(:з)∠)_
※大概算原著向。所以都知道的,玻璃渣预警(最近发玻璃渣太多了,下次更新应该是爱德华和阿加莉娜温馨的日常【?其实我会说我想码辉潘三十题吗)
※有ooc嫌疑(我也不知道这种怎么ooc)慎入。

Altitude
那是只有天孤星贝希摩斯才能达到的高度,自黑船上一跃而起,在一直企望的青空中划出壮丽的弧线。

Belonging
她拜奥雷特,是艾亚哥斯的所有物,他的片翼。

Command
只要是他的命令,她会不顾一切,毫不犹豫地执行。

Dance
那苍蓝悠远的天穹,正是艾亚哥斯给予她的无上舞台。她甘于在那舞台之上尽情起舞。

Enable
使得在地面爬行的地兽能够飞翔的,...

我觉得我是没有的……

依存症。:

感觉……可能并没有……?多半段子集中(不过还是有那么点点好奇x

晴:

好奇?

叶语笙繁:

主页打扰啦,强行找个存在感!我我我我不定时删。

水京:

真实好奇

海胆_:

关种好奇

泽寰阿姨:

同好奇,回归工作加卡文需要一些新的虚荣心OTL

ice hole:

突然诈尸 也跟个风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爱德华BG〗曾是惊鸿 Episode 01 旧影

我终于更新了!!!!! @诀。 我家的崽崽
注意:有玻璃渣(暂时叫它玻璃渣吧)

他倚靠在一颗白杨树上,抬首仰望。灰白色的虬劲枝干蜿蜒着向上,连着那巨大的树冠,繁茂的绿叶层层相叠,遮蔽住那直照下来的阳光。依然有一两道光束穿过斑驳的缝隙,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恍惚之间,如有旧时的身影从迷蒙的眼前飞速地掠过,他来不及捕捉分毫,只得落了个空。
不作叹息,咽喉中也迸发不出悲鸣。他只是转向杨树,抚着粗糙的树干,磨砺着生了茧的手心。距离头顶不足二十厘米的枝干上长了一团新鲜的槲寄生,从远处望去,是一簇蓬松的新绿。脑中闪过一瞬的愕然,那时的热度与触感仍未淡去,在唇边蔓延开来。
他低下头,摸索着,寻找那记忆中的标记。...

〖辉火BG〗一辆破车

对不起小可爱们 正文上车【。】
车技辣鸡请注意 看我翻车现场
不能接受请关闭!!!!
不接受批评【我知道我哪里不好【被打

另:加冷门合集是觉得辉火的bg太少【

点我上辉火x贝伦妮丝的小破车

【古希腊罗马神话】部分专用名词日文译名

哇!辛苦了!

百鳥神思者:

【前言必看】第一不全按照神谱来排序,重点是便于记忆的组合,实在要纠结神谱请参考以前希腊神话吧吧友整理的序列图;第二,不要纠结神职和神话版本,这里只是方便记忆一些十一区的表记方法;第三,本资料不全,以后将会不断增添;第四,个人整理成果,仅供学习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


P站日文TAG ギ神 ギリシャ神話 ギリシア神話


原始神                   ...

〖笛捷尔BG〗淚之海 文案

操作不一般,码了prologue之后才想出来文案
(有剧透)
(就是瞎写写吧)
她站在水瓶宫的门口,迟迟不肯上前。
若是从前,她定会迈着轻盈的脚步跑过去,将从宫殿里走出的青发男人抱个满怀。男人总会很无奈地揉着她及腰的金发,一手轻拍着她的后背。
而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外观陈旧的多立克式建筑依然迎风伫立,它的主人却不是当时的那人。
由陌生感生出的惶恐丝丝渗入遍布伤痕的心脏,就连一向反应灵敏的手脚也渐渐麻木。她在原地站着,不得动弹分毫。

〖笛捷尔BG〗淚之海 Prologue 暗夜

是什么,让兄长痛下杀手?
让我们一起来寻找原因
【不好意思以上都是口胡】
最近有了点灵感,就想着更新一下笛子篇,可能会到第三章。(女主第一章才正式出场……。)
正文↓

夜阑人静。圣域里几乎没有人影。矗立在夜的黑色剪影之中的钟楼上,十二宫的位置燃烧着幽蓝的火光。在那火光之下,似乎有什么人影,鬼鬼祟祟地躲在暗处,看不见他的身形。他望向四方,才起身,迅速地朝着十二宫的方向移动,带起一阵风,吹得草叶飒飒作响。听闻这黑夜中突兀的风声,几个正在巡夜的杂兵不约而同地转身,试图发现什么,却一无所获。那人出现得不为人知,又消失得太快,几个杂兵都以为是自己出了幻觉,这才解散,各自巡逻。
十二宫的最顶端,靠近山顶外侧的房间...

今后将不再写男你,也不吃男你(特殊情况例外,具体什么是特殊情况暂时不清楚【你)。当然接受点梗(目前还不开放。最低条件是至少和我说过话。)
所以之前“每天回家都看到老婆在装死”后面七位……抱歉不会写了。本来想坚持写下去,发现已经写不出来。并非对角色没有爱,而是真的觉得,男你已经不适合我了。我对它的热情已经消磨殆尽。
想不起来写男你的初衷是什么。也许当初就是抱着换一个视角去描述自己的本命吧。从“你”的角度,应当能对他们进行更细致的观察。
一直觉得,不论是哪种视角的同人,都是对角色的爱。男你也不例外。但是我总觉得现在的男你,有些变质了。
感觉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下去了。那么,就到此为止吧。

〖爱德华BG〗曾是惊鸿 文案

只有文案↓

地飞星·风精灵爱德华同人
原创女主,名“阿加莉娜”(Agalina),意为“画像”。比爱德华大2岁!当心踩雷!
有感而发。
BE。短篇。预计字数在3万以内。
——正经文案——
“你喜欢她?”
爱德华不置可否,只是顺着方才同僚所指的方向望去。少女与他已有相当一段距离,不久将会淡出他的视线。乌黑的短发被微风吹起,那白皙如蝤蛴的颈项显露无遗。她伸出手,将几根被吹得凌乱的碎发别到耳后,步履轻盈而平缓,犹如采花的山林女神低吟浅唱。
似乎有什么在逐渐放大,最终占据了他的全身心。在不为人知的缄默之中,不曾为任何人跳动得这般剧烈的心脏,如今比谁都要充满干劲。那一次次的鼓动,竟使他陷入欣喜又苦恼的...

https://peing.net/zh-TW/mebaelxdy搞了个提问箱 来玩呀_(:з)∠)_
这里是芽生/桠笙/菉苓 正式圈名菉苓,日常叫芽生就行_(:з)∠)_
辣鸡老透明文手,目前咸鱼中
MAD已经不做了【瘫
喜欢看书,比较偏向西方各类著作 重点在历史文学方面 热衷考据【

〖圈子〗
圈子小,入的坑也少
目前只有:圣斗士/神话(主要是希神)/VOCALOID/阳炎/超炮
超炮已经咸鱼,不想产粮 各种复健失败
V+听歌几乎是认p主 40大爷/一滴p/doriko/黑兔子 偶尔森晴义/ryo
唱见中最喜欢花碳/reol/鸟子姐姐 pokota也不错ww

〖本命和墙头〗
爬墙如飞,然...

【重发】【七夕/希绪弗斯BG】夙愿 Part.4

lof的骚操作把我气到了,我重新发一次……

Part.4
忒弥西亚站在希绪弗斯面前。被紧张占据头脑,她无法与他正视,只是一直逃避他征询的目光,紧紧攥着神祇给予的信件的手心满是汗。
不知道这个方法能否行得通。
“我太着急,忘记身上带着的信了。”她一脸正经的神色,不知内情的他自然想不到这只是她的一套说辞,“所以我……应该是无处可去了吧。”
对面的人神色如常,只是略皱眉。她的处境堪忧,他必须得帮她。
“那冒犯地问……你原来的家人?”
他的每个字出口,她都觉得自己的多罪恶一分。她忍不住想象他知道真相后的反应。那必定会将他深深伤害,而那伤害,亦会被明镜所反射,报复到她这个始作俑者身上。
“……在之前的战争中入了土。...

「LC/男神x你」每天回家都看到老婆在装死(上)

一时脑抽的产物,你们就随便看看吧。
为方便称呼,“绫”就是“你”的名字【
※梗出自ほぼ日P的《家に帰ると妻が必ず死んだふりをしています。》
※OOC有,文笔渣
※史昂/哈斯加特/阿斯普洛斯/德弗特洛斯/马尼戈特/雷古鲁斯

〖史昂〗
史昂一回到家,就看见你倒在可疑的血泊里,头上插着一把刀。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时,他几乎吓傻,愣愣地看着你从一滩殷红的血中起身,撩起头发后露出的额角流着血,而你脸上得意的笑容却不曾因他的反应消减。
现在,他已经习惯了你时常进行的恶作剧——他劝过你不要这么折腾自己,你应该把时间用到其他的事情上。你一时没弄明白他的意思,以为他是在说你无聊,便同他怄气,他哄也哄不过来。之后你依然我行我...

【LC/希绪弗斯x你】“请回头看看我”

高三忙成狗,这应该是10月国庆节(我们学校高三国庆几乎没有吧……)之前最后一次更新。
※标题是从BE三十题里选出来的。其实和内容也有点关系。
※玻璃渣。
※OOC慎入。
@诀。 来吃点(不好吃的)玻璃渣吧xx【你这人

午后。头顶的太阳正毒辣,释放着长久以来愤恨的心情。你在这灼人的阳光下清扫射手宫往下的阶梯,窈窕的身影来回移动,你那一头直发被一根发带固定,扎成单马尾,垂落在你的后背。有汗滴自额上下来,你下意识地抬手擦去。倏忽间,像是被人盯着一般,你浑身的神经绷紧,手上的工作却是一刻也不停。
这种感觉……难道是……
你回过头,马尾随着你的动作飞舞,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如同经受火燎,你焦急地搜寻着他的身影,几...

【希绪弗斯BG】夙愿 Part.6(终)

就是那么快就完结了_(:з)∠)_
虽然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感觉全场最佳:梭子和厄洛斯背锅侠
@诀。 这是仙鹤报恩pa的最后一碗粮,哦,可能装不满一碗。感觉总在写不好吃的。【
对自己不死心,多加个tag【希望没烦到别人qwq

一夜缱绻过后,忒弥西亚和希绪弗斯相拥着一同编织梦境。在那宁静的梦里,片片羽毛被渲染出光晕,从天而降,飘飘扬扬地向下飞舞。羽毛聚集起来的地方,跪坐着一名少女。她的亚麻色长发被几种头饰装点,盘成少妇常梳的发型,颈间的水晶项链与她白皙的肤色交相辉映。强烈的光芒使她的脸变得模糊不清,却更衬出她不失娇俏的美艳迷人。她笑起来,周边有更多的羽毛掉落,覆盖住她年轻的躯体。即将被完全遮盖住...

【希绪弗斯BG】夙愿 Part.5

依旧不知所云 日常 @诀。 【我觉得锅崽崽你可能被我的艾特烦到orz
带回来的东西参考了维基词条
妇女尽量少出门是根据周作人的说法_(:_)∠)_他注明的基本上是贵族王室里妇女的情况 不知道对平民适不适用(我觉得应该适用吧)
给头带那个完全是瞎搞x
祭祀本来想具体点写,各种找不到资料【哭
结尾有辣鸡车小心进入 lof再屏蔽我就发图了【冷漠

↓正文
亲吻的过程中,希绪弗斯的身体很僵硬。忒弥西亚却顾不上这些,只是沉浸其中。
当然,冲动一时爽,分开的时候,脑子终于清醒了些,她才明白自己做了些什么。
她对自己冲动之下的行为感到万分后悔。她不是非常了解人类的风俗文化,至少也知道在她所处的时代,做出这样的举动会招致什么...

【希绪弗斯BG】夙愿 Part.3

七夕过了,不敢在标题加上七夕……
但是就是那篇的后续
今天暂时只有一章(还特别少,而且不知道在说什么) 4的话码得完再说
↓正文开始

希绪弗斯有些为难。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女就这么躺在他家门口,似乎是因为太过劳累而陷入昏睡。他没想过不管,只是觉得他一个年轻男人公然把一个晕倒的姑娘带到家里,多少有点不合时宜。
出于某种责任感和同情心,他最终选择把少女“捡”进屋。他将少女横抱起来,轻放在房间的床上,给她盖上被子,准备等她醒了再进行下一步打算。
“不要走……”从床上传来虚弱的呼唤声,他才转过去,就被拉住手腕。不懂状况,他一怔,站着没动。少女纤巧的手在他腕间滞留,之后顺着他柔软的衣袖向上,胡乱地抚摸,甚至抓住他的...

© 鸾弦代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