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弦代雁

圈名芽生/菉苓。
爬了个墙

〖艾拜〗26个字母

好久没写这种了,突然尝试_(:з)∠)_
※大概算原著向。所以都知道的,玻璃渣预警(最近发玻璃渣太多了,下次更新应该是爱德华和阿加莉娜温馨的日常【?其实我会说我想码辉潘三十题吗)
※有ooc嫌疑(我也不知道这种怎么ooc)慎入。

Altitude
那是只有天孤星贝希摩斯才能达到的高度,自黑船上一跃而起,在一直企望的青空中划出壮丽的弧线。

Belonging
她拜奥雷特,是艾亚哥斯的所有物,他的片翼。

Command
只要是他的命令,她会不顾一切,毫不犹豫地执行。

Dance
那苍蓝悠远的天穹,正是艾亚哥斯给予她的无上舞台。她甘于在那舞台之上尽情起舞。

Enable
使得在地面爬行的地兽能够飞翔的,...

我觉得我是没有的……

依存症。:

感觉……可能并没有……?多半段子集中(不过还是有那么点点好奇x

晴:

好奇?

叶语笙繁:

主页打扰啦,强行找个存在感!我我我我不定时删。

水京:

真实好奇

海胆_:

关种好奇

泽寰阿姨:

同好奇,回归工作加卡文需要一些新的虚荣心OTL

ice hole:

突然诈尸 也跟个风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爱德华BG〗曾是惊鸿 Episode 01 旧影

我终于更新了!!!!! @诀。 我家的崽崽
注意:有玻璃渣(暂时叫它玻璃渣吧)

他倚靠在一颗白杨树上,抬首仰望。灰白色的虬劲枝干蜿蜒着向上,连着那巨大的树冠,繁茂的绿叶层层相叠,遮蔽住那直照下来的阳光。依然有一两道光束穿过斑驳的缝隙,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恍惚之间,如有旧时的身影从迷蒙的眼前飞速地掠过,他来不及捕捉分毫,只得落了个空。
不作叹息,咽喉中也迸发不出悲鸣。他只是转向杨树,抚着粗糙的树干,磨砺着生了茧的手心。距离头顶不足二十厘米的枝干上长了一团新鲜的槲寄生,从远处望去,是一簇蓬松的新绿。脑中闪过一瞬的愕然,那时的热度与触感仍未淡去,在唇边蔓延开来。
他低下头,摸索着,寻找那记忆中的标记。...

〖辉火BG〗一辆破车

对不起小可爱们 正文上车【。】
车技辣鸡请注意 看我翻车现场
不能接受请关闭!!!!
不接受批评【我知道我哪里不好【被打

另:加冷门合集是觉得辉火的bg太少【

点我上辉火x贝伦妮丝的小破车

【古希腊罗马神话】部分专用名词日文译名

哇!辛苦了!

百鳥神思者:

【前言必看】第一不全按照神谱来排序,重点是便于记忆的组合,实在要纠结神谱请参考以前希腊神话吧吧友整理的序列图;第二,不要纠结神职和神话版本,这里只是方便记忆一些十一区的表记方法;第三,本资料不全,以后将会不断增添;第四,个人整理成果,仅供学习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


P站日文TAG ギ神 ギリシャ神話 ギリシア神話


原始神                   ...

〖笛捷尔BG〗淚之海 文案

操作不一般,码了prologue之后才想出来文案
(有剧透)
(就是瞎写写吧)
她站在水瓶宫的门口,迟迟不肯上前。
若是从前,她定会迈着轻盈的脚步跑过去,将从宫殿里走出的青发男人抱个满怀。男人总会很无奈地揉着她及腰的金发,一手轻拍着她的后背。
而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外观陈旧的多立克式建筑依然迎风伫立,它的主人却不是当时的那人。
由陌生感生出的惶恐丝丝渗入遍布伤痕的心脏,就连一向反应灵敏的手脚也渐渐麻木。她在原地站着,不得动弹分毫。

〖笛捷尔BG〗淚之海 Prologue 暗夜

是什么,让兄长痛下杀手?
让我们一起来寻找原因
【不好意思以上都是口胡】
最近有了点灵感,就想着更新一下笛子篇,可能会到第三章。(女主第一章才正式出场……。)
正文↓

夜阑人静。圣域里几乎没有人影。矗立在夜的黑色剪影之中的钟楼上,十二宫的位置燃烧着幽蓝的火光。在那火光之下,似乎有什么人影,鬼鬼祟祟地躲在暗处,看不见他的身形。他望向四方,才起身,迅速地朝着十二宫的方向移动,带起一阵风,吹得草叶飒飒作响。听闻这黑夜中突兀的风声,几个正在巡夜的杂兵不约而同地转身,试图发现什么,却一无所获。那人出现得不为人知,又消失得太快,几个杂兵都以为是自己出了幻觉,这才解散,各自巡逻。
十二宫的最顶端,靠近山顶外侧的房间...

今后将不再写男你,也不吃男你(特殊情况例外,具体什么是特殊情况暂时不清楚【你)。当然接受点梗(目前还不开放。最低条件是至少和我说过话。)
所以之前“每天回家都看到老婆在装死”后面七位……抱歉不会写了。本来想坚持写下去,发现已经写不出来。并非对角色没有爱,而是真的觉得,男你已经不适合我了。我对它的热情已经消磨殆尽。
想不起来写男你的初衷是什么。也许当初就是抱着换一个视角去描述自己的本命吧。从“你”的角度,应当能对他们进行更细致的观察。
一直觉得,不论是哪种视角的同人,都是对角色的爱。男你也不例外。但是我总觉得现在的男你,有些变质了。
感觉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下去了。那么,就到此为止吧。

〖爱德华BG〗曾是惊鸿 文案

只有文案↓

地飞星·风精灵爱德华同人
原创女主,名“阿加莉娜”(Agalina),意为“画像”。比爱德华大2岁!当心踩雷!
有感而发。
BE。短篇。预计字数在3万以内。
——正经文案——
“你喜欢她?”
爱德华不置可否,只是顺着方才同僚所指的方向望去。少女与他已有相当一段距离,不久将会淡出他的视线。乌黑的短发被微风吹起,那白皙如蝤蛴的颈项显露无遗。她伸出手,将几根被吹得凌乱的碎发别到耳后,步履轻盈而平缓,犹如采花的山林女神低吟浅唱。
似乎有什么在逐渐放大,最终占据了他的全身心。在不为人知的缄默之中,不曾为任何人跳动得这般剧烈的心脏,如今比谁都要充满干劲。那一次次的鼓动,竟使他陷入欣喜又苦恼的...

对不起我又爬墙了 辉火好可爱啊(

突然就想着写个置顶
主要是因为lof现在的简介……特别膈应人

这里是芽生/桠笙/菉苓 正式圈名菉苓,日常叫芽生就行_(:з)∠)_
辣鸡老透明文手,真不是太太……目前努力学习开车中
MAD已经不做了【瘫
喜欢看书,比较偏向西方各类著作 重点在历史文学方面 热衷考据【

圈子小,入的坑也少
目前只有:圣斗士/神话(主要是希神)/VOCALOID/阳炎/超炮
超炮已经咸鱼,不想产粮 各种复健失败
V+听歌几乎是认p主 40大爷/一滴p/doriko/黑兔子 偶尔森晴义/ryo
唱见中最喜欢花碳/reol/鸟子姐姐 pokota也不错ww

爬墙如飞,然而本命明确
御坂美琴/初音ミク/镜音レン(尤其喜欢一滴家的!!...

【重发】【七夕/希绪弗斯BG】夙愿 Part.4

lof的骚操作把我气到了,我重新发一次……

Part.4
忒弥西亚站在希绪弗斯面前。被紧张占据头脑,她无法与他正视,只是一直逃避他征询的目光,紧紧攥着神祇给予的信件的手心满是汗。
不知道这个方法能否行得通。
“我太着急,忘记身上带着的信了。”她一脸正经的神色,不知内情的他自然想不到这只是她的一套说辞,“所以我……应该是无处可去了吧。”
对面的人神色如常,只是略皱眉。她的处境堪忧,他必须得帮她。
“那冒犯地问……你原来的家人?”
他的每个字出口,她都觉得自己的多罪恶一分。她忍不住想象他知道真相后的反应。那必定会将他深深伤害,而那伤害,亦会被明镜所反射,报复到她这个始作俑者身上。
“……在之前的战争中入了土。...

「LC/男神x你」每天回家都看到老婆在装死(上)

一时脑抽的产物,你们就随便看看吧。
为方便称呼,“绫”就是“你”的名字【
※梗出自ほぼ日P的《家に帰ると妻が必ず死んだふりをしています。》
※OOC有,文笔渣
※史昂/哈斯加特/阿斯普洛斯/德弗特洛斯/马尼戈特/雷古鲁斯

〖史昂〗
史昂一回到家,就看见你倒在可疑的血泊里,头上插着一把刀。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时,他几乎吓傻,愣愣地看着你从一滩殷红的血中起身,撩起头发后露出的额角流着血,而你脸上得意的笑容却不曾因他的反应消减。
现在,他已经习惯了你时常进行的恶作剧——他劝过你不要这么折腾自己,你应该把时间用到其他的事情上。你一时没弄明白他的意思,以为他是在说你无聊,便同他怄气,他哄也哄不过来。之后你依然我行我...

【LC/希绪弗斯x你】“请回头看看我”

高三忙成狗,这应该是10月国庆节(我们学校高三国庆几乎没有吧……)之前最后一次更新。
※标题是从BE三十题里选出来的。其实和内容也有点关系。
※玻璃渣。
※OOC慎入。
@诀。 来吃点(不好吃的)玻璃渣吧xx【你这人

午后。头顶的太阳正毒辣,释放着长久以来愤恨的心情。你在这灼人的阳光下清扫射手宫往下的阶梯,窈窕的身影来回移动,你那一头直发被一根发带固定,扎成单马尾,垂落在你的后背。有汗滴自额上下来,你下意识地抬手擦去。倏忽间,像是被人盯着一般,你浑身的神经绷紧,手上的工作却是一刻也不停。
这种感觉……难道是……
你回过头,马尾随着你的动作飞舞,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如同经受火燎,你焦急地搜寻着他的身影,几...

【希绪弗斯BG】夙愿 Part.6(终)

就是那么快就完结了_(:з)∠)_
虽然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感觉全场最佳:梭子和厄洛斯背锅侠
@诀。 这是仙鹤报恩pa的最后一碗粮,哦,可能装不满一碗。感觉总在写不好吃的。【
对自己不死心,多加个tag【希望没烦到别人qwq

一夜缱绻过后,忒弥西亚和希绪弗斯相拥着一同编织梦境。在那宁静的梦里,片片羽毛被渲染出光晕,从天而降,飘飘扬扬地向下飞舞。羽毛聚集起来的地方,跪坐着一名少女。她的亚麻色长发被几种头饰装点,盘成少妇常梳的发型,颈间的水晶项链与她白皙的肤色交相辉映。强烈的光芒使她的脸变得模糊不清,却更衬出她不失娇俏的美艳迷人。她笑起来,周边有更多的羽毛掉落,覆盖住她年轻的躯体。即将被完全遮盖住...

【希绪弗斯BG】夙愿 Part.5

依旧不知所云 日常 @诀。 【我觉得锅崽崽你可能被我的艾特烦到orz
带回来的东西参考了维基词条
妇女尽量少出门是根据周作人的说法_(:_)∠)_他注明的基本上是贵族王室里妇女的情况 不知道对平民适不适用(我觉得应该适用吧)
给头带那个完全是瞎搞x
祭祀本来想具体点写,各种找不到资料【哭
结尾有辣鸡车小心进入 lof再屏蔽我就发图了【冷漠

↓正文
亲吻的过程中,希绪弗斯的身体很僵硬。忒弥西亚却顾不上这些,只是沉浸其中。
当然,冲动一时爽,分开的时候,脑子终于清醒了些,她才明白自己做了些什么。
她对自己冲动之下的行为感到万分后悔。她不是非常了解人类的风俗文化,至少也知道在她所处的时代,做出这样的举动会招致什么...

【希绪弗斯BG】夙愿 Part.3

七夕过了,不敢在标题加上七夕……
但是就是那篇的后续
今天暂时只有一章(还特别少,而且不知道在说什么) 4的话码得完再说
↓正文开始

希绪弗斯有些为难。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女就这么躺在他家门口,似乎是因为太过劳累而陷入昏睡。他没想过不管,只是觉得他一个年轻男人公然把一个晕倒的姑娘带到家里,多少有点不合时宜。
出于某种责任感和同情心,他最终选择把少女“捡”进屋。他将少女横抱起来,轻放在房间的床上,给她盖上被子,准备等她醒了再进行下一步打算。
“不要走……”从床上传来虚弱的呼唤声,他才转过去,就被拉住手腕。不懂状况,他一怔,站着没动。少女纤巧的手在他腕间滞留,之后顺着他柔软的衣袖向上,胡乱地抚摸,甚至抓住他的...

阿尔戈斯的赫拉神庙复原图
之前Part.2参考图【虽然我什么也没写出来,就大致写了一点点……想写详细的,怕写不好毁气氛,以后可能会补上(做练习用)
来源英文维基词条Heraion of Argos:https://en.m.wikipedia.org/wiki/Heraion_of_Argos
(突然又打tag)

【七夕/希绪弗斯】夙愿Part.1 Part.2

米娜七夕节快乐【噫】呀w
今年的七夕贺文只有政委的份_(:з)∠)_
※CP是希绪弗斯x原创女主忒弥西亚。
※仙鹤报恩paro(时代是古典时期)。强行HE(脑补吧)。可代入BGM《四季折の羽》。
※OOC慎入。渣文笔慎入。
【高亮】对不起第三章到结局都在我脑子里!

Part.1
一只鹤在迁徙的过程中落单,飞往了错误的方向。它扑打着雪白的羽翼,在苍蓝悠远的天空孑然回旋。这里离地面太过遥远,甚至影子也不被允许与它作伴,只在那发亮的大地上投下微小到不起眼的斑点。
苦苦寻觅着同伴,却始终一无所得,白鹤不甘地继续飞着。它在塞浦路斯的帕福斯镇降落,藏匿在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草丛之中。它收起丰满的双翼,把自己紧紧包裹住,像...

就当我没发过这一条 政委是不可能是鹤的

政委是鹤????
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只鹤要织布的啊喂!
我的重点一直都不对
所以,毫无疑问,农夫(樵夫?都挺接地气的)政委(……靠,乡土气息是怎么回事啊!)和鹤姑娘√

【08.04雷古鲁斯生贺】風になる(幻化成风)

※与LC原作有出入。
※算是无cp吧。
※槽多无口(尤其是同在那句,我掰不出来了……。),不知所云
不过还是,小狮子生日快乐(*´∀`)~♥

年轻的狮子卸下华美的圣衣,面向平镜般的湖泊,眺望远处的故乡的大地。身体渐趋透明,伫立在这多灾多难,又让他深深眷恋的土地上,他已经与这自然融为一体。
方才挥出那一拳,正中拉达曼提斯的心脏。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就像爸爸说的那样,他成为大地的一部分了。
“能听见爸爸的声音了。”他低声喃喃。
雷古鲁斯转过身去。宛若一阵风经过,只是一招“闪电光速拳”便将翼龙的心脏击碎。
失去心脏的拉达曼提斯依旧毅然站立,岿然不动。
“竟然站着死去了……好厉害。”即使生命...

【LC/男神x你】凝视彼此的眼睛(下)

※OOC致歉
※童虎、卡路迪亚、希绪弗斯、笛捷尔(这些黄金是随机抽取的!!!以后写题可能会黑箱给本命了←等等你不是本命的题写得最烂吗!!!)

〖童虎〗
圣战结束了。
童虎被雅典娜委以重任:前往庐山五老峰,看守在圣战中被封印的一百零八颗魔星。
作为他的女朋友,你愿意和他一起去。起初他坚持拒绝你的要求,让你尽快找地方安顿,哪里都行,只要安全得到充分保证。你也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怕辜负了你的情意,白白消磨你的青春。
“对不起……我没有想过会这样。”他说着,眉眼低垂,“但这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而你有权利重新开始。”
“死脑筋。”你转过头不再理会他。他甚是不解,以为惹恼了你,纵然有万千思绪,也放下来,好言好语地安抚...

扑街
算了我认了

【LC/男神x你】凝视彼此的眼睛(上)

这次的题是抓阄来的,抓到谁写谁的……总共七个黄金,现在放前三个。
尽量不ooc( ॑꒳ ॑ )(天哪我竟然迷上了这个表情)
※ooc致歉
※lc原作设定
※史昂、哈斯加特、雷古鲁斯。

〖史昂〗
是日,晨光熹微,你在白羊宫外的草坪边浇花。位于地中海地区的希腊,此时正热,久旱少雨,清晨也没有露水能滋润娇艳的花儿。然而这时候百里香开得正盛,低低矮矮,排成一丛丛。虽然知道百里香耐旱,你也不忍心撂下不管,白白折煞它努力了数个月的成果。
小小的淡紫色的百里香,沾上水滴,偶尔摇曳着,越发显得灵动纤巧,宛如仙女以花瓣为衣袂,优雅地起舞,翩若惊鸿。才显露出不全面目的太阳,顾不得雾蒙蒙的天气,也对百里香表示爱怜,用自己的光...

〖卡妙BG〗最长之羽 Episode 14 地球仪

  感觉剧情越来越无聊我可能是废了啊啊啊好想爬墙,想填隔壁笛子坑,想写大洋神女和圣域第一智者TWT

  装载了半瓶沙的沙漏中,细小的沙砾抱成团儿,一齐从沙漏的顶部,顺着玻璃制成的斜梯往下滑行。不曾为任何人事所耽搁,不缓不急,在没有人察觉到的时候,沙砾已经降落在沙漏瓶底。
  时间宛如这些沙子,即使捧着爱护着,也守不住,反而让它在指缝间流逝了,回归母亲该亚的怀抱。
  不过是随心所欲地耍了十来个日子,初尝恋爱的温馨,体会彼此的绵绵情意,心思来不及收敛,就要预备着暂时分离。
  说分离倒也不准确,只是午餐不能一起享用,不能在家里一起下厨罢了。只是一整天的安排本就是训练占了主要的,而卡妙这家伙做起正经事...

〖卡妙BG〗最长之羽 Episode 13 光阴的温和

标题又是这个……
傻情侣的恩爱生活开始了。相信妙老师也有主动的时候【不
预警:其实是很无聊的一章

  对于处在刚刚确定恋爱关系的莉西和卡妙来说,最合适不过的二人独处的时间已经近在眼前。莉西的父亲有生意要做,需要出差一趟,母亲也跟着去了。短时间内赶不回来,夫妻俩就把女儿暂时托付给邻居,卡妙的父母,请求他们照顾好她。
  说实话,其实夫妻俩没有担心莉西的必要。尽管她还未成年,也十四岁了,有能力照顾好自己。除了不会做饭以外,其他不成问题。基于这些,她和卡妙的父母亲已经商量过, 平时不劳烦他家,就饭点过去。就此,双方表示一致同意。
  实际上她也不太好意思一直到卡妙家去吃饭。虽然她和他已经是恋人关系,一起吃...

〖卡妙BG〗最长之羽 Episide 12 嬿婉良时

出现一对傻情侣……【】

  在被莉西告白后,卡妙就没有主动去找过她。原本他有种在家里躲个几天不出来的冲动,但这种冲动顶多是改头换面的逃避现实,不仅对解决眼下的问题没什么作用,反而会伤害她。因此,他和她的相处还是和以往一样,只是她不怎么会主动了。
  造成现在的局面,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只是一切来得太突然,他还没有思想准备——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对她是什么感情。
  心里千头万绪,纷纷扰扰,驱赶着他的睡意。他只得闭着眼,尽量将那些烦人的心事抛在脑后。
  拨开障目的云雾,渐渐清晰明了的心迹,却是都与她有关。
  风刀霜剑的冬日,在雪地里与她初遇,并没有给他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但是她无意中伸出的双手,出于...

〖卡妙BG〗最长之羽 Episode 11 羞颜未开

剧情突转请注意!(妙妙相当迟钝xx)
正文↓
  莉西和卡妙真正地被惊到了,这还是头一回。冰河这孩子在之前一直都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本以为他没办法适应目前的训练,他却穷追猛打似的,不到两个月就跟上了进度。现在冰河是他们当中第四个能够熟练操纵小宇宙的人。而艾尔扎克,本身就比冰河学得早,进度快,如今已经学会「冰之环」。
  莉西不禁感慨万千。卡妙真的适合当老师。就现在来看,他教导的两个学生,学习都挺勤奋,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反观她,或许是天赋不足,到现在都不太能熟练地使用冰系的技能。
  她也曾极力安慰过自己,将来不一定会成为使用冰系技能的圣斗士候补生,这方面差一点应该也没关系。然而这种站不住脚的话...

〖卡妙BG〗最长之羽 Episode 10 冰河的决定

  面前是一片迷蒙,周围是不见一物的漆黑。厄瑞玻斯掌控了他的意识,将如塔尔塔罗斯般无边的黑暗赠予他。神赋予的这份黑暗,容不得他拒绝,亦是无法摆脱。
  置身于黑暗之中,他禁不住恐惧,身体不停颤抖。不敢迈出一步,生怕会走上不归路,通向更为阴暗昏黑的他方。也就只有让思想放空,才能缓释他的恐惧。
  “莉西姐姐!卡妙哥哥!你们在哪里啊!”任凭自己无所事事足足一刻钟,他才想到要求救。只是他们所在之处与他现在的位置已经不是同一空间,纵使再怎么大声呐喊,怎般呼唤,到底是徒劳无益。
  有谁在他背后吹了口气,化作一阵冷飕飕的风,惹得他背脊发凉,衣衫被冷汗浸透,紧紧地贴在背上。
  “不要怕,过来呀——”妖冶的声音不...

〖卡妙BG〗最长之羽 Episide 09 悠久的传说

原本要把笛子文女主的事情写进去,但是发现加到哪里都不合适,就先搁着了【】就让莉西和卡妙在我们看不到的时候去探个究竟吧√【正色
正文↓

  日上三竿,之前嬉笑打闹的雪球战争已经结束,卡妙等人没有要折返的意思。尤其是冰河和艾尔扎克,索性靠着树干,赖着不走。难得出个远门,这两个小家伙实在是舍不得现在就离开。莉西和卡妙又何尝不是?只是一个说得委婉,一个闭口不言。
  “既然冰河和艾尔扎克不愿意,那就先不回去了。”她笑说着,笑意盈盈,“反正爸爸也出去忙了,妈妈不会怪我们中午不回去的。”
  卡妙略一点头。时间还早,没必要现在就走。
  然而也不知道停留在接近森林入口处的这里,能够做些什么。莉西曾经在村上的高处...

〖卡妙BG〗最长之羽 Episode 08 极地的森林

  “呼……好累啊……”绿发的小男孩靠着卡妙家的木屋,满脸疲惫的神色。
  连续两个月不间歇地训练,到底是有些成效,现在艾尔扎克已经可以熟练地掌握小宇宙的使用方法。与此相对,他也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负担,夸张一点说,有如千斤顶狠狠压过他的全身,叫他感觉骨头散架,挪动一步都是生生的疼,斜靠在屋前不能起来。
  虽有“教育要从娃娃说起”一说,但那也是有限度的,并非一味地压榨孩子的精力。尤其是小小艾这种初学者,学习更应当逐步积累,循序渐进,而不是穷极一生,妄想着以一日之寒成就三尺之冰。
  因此,即使是大清早就听到他说累,卡妙也没有责怪他。况且卡妙自己也曾有过累到几乎瘫痪的感觉。
  “那,我们带艾尔扎克出...

© 鸾弦代雁 | Powered by LOFTER